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面具之下

冬天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  

2007-05-01 13:54:1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酗酒是一种恶习,我始终这样认为。以前听过一句话,“人在江湖漂,哪能不喝高。”在不沾酒的日子里,因为它的压韵而觉得有意思,如今每每喝了吐,吐了喝,才品出这句话中不尽的无奈。

啤酒苦,虽不至于到中药的地步,也足以令我每次往嘴里倒的时候蹙起眉来,冰冻的稍好一些,温热情况下,连贪杯的人都嫌弃它。我喝酒容易上脸,两杯下肚,脸马上像在火堆边坐久了般灼热通红,他们都说喝酒上脸的人胃好,不容易醉,但我其实更愿意像那些喝多少都不变色的人,被人架着走时大喊“我没醉,我没醉”都显得理直气壮些。

记得很多书上管白酒叫烧刀子,当时感到十分费解,某次端起一杯52度的诸葛酿,那液体滑过咽道,整个喉咙马上像着火般,眼泪一下子就呛出来了,于是恍然大悟。很多人都是夏啤冬白,因为夏天喝冰镇啤酒爽而冬天喝白酒又暖和,一年四季戒不断。

高兴的时候喝酒是喜庆,忧虑的时候喝酒是解愁。酒徒们总能在想喝的时候为自己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,似乎无缘无故喝酒在他们眼中也是一种怪行。但其实就像唱歌、跳舞一样,当喝酒成为某人的爱好时,是不需要过度在意别人眼光的,当然那些喝高了容易状态的人又另当别论。

对于贪杯者的醉态,真可是千奇百怪。最安全的是呼呼大睡,既可以忘却外界的不如意,又不会给旁人添乱。最恐怖的莫过于那些借酒发疯的家伙,醉没醉只有他自己知道,让人说是也不是,说不是也不是。

我估计自己是很难爱上酒这种东西的,逢场作戏的时候可以装模作样地跟人碰几杯,自己一个人的时候,白开水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7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